白糖丸子

以前的一点摸鱼。

西瓜味的艾比小姐。

雷安同人文《追鹿》(下)上篇请点头像。
首先祝安哥生日快乐!!!!
原设定为白老师  @白鱼入粥  的鹿安。已经过老师许可。请一定要去老师主页看看老师的鹿安和小皇子雷狮!特别特别可爱!!!
如果感觉我笔下的鹿安不可爱那一定是我写得太柴😂白鱼老师的鹿安真的十分迷人了。
cp为雷安。
ooc致歉。
之前不知道触了什么敏感词被屏蔽了,放个图挡挡。

雷安《追鹿》(上)

雷安同人文《追鹿》
首先祝安哥生日快乐!!!!!
原设定为白老师  @白鱼入粥 的鹿安。已经过老师许可。请一定要去老师主页看看老师的鹿安和小皇子雷狮!特别特别可爱!!!
如果感觉我笔下的鹿安不可爱那一定是我写得太柴😂白鱼老师的鹿安真的十分迷人了。
cp为雷安。
ooc致歉。



造物主从来不吝啬将美好作为两个生灵邂逅的代名词。
  这种美好的承载者,也许是公主与王子,也许是飞鸟与潜鱼,又或许是柏拉图与苏格拉底。
  也可能,会是一头鹿与一位皇子。
 

  雷狮已经不止一次地来花园看这头鹿了。
  简直像个精灵一样。雷狮第一次看到他时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甚至差点搞错了他的性别。雷狮脑子里反应出的印象只有书中的肯斯陶洛人。
  看起来是一头小鹿,脸的轮廓十分柔和,也不怪雷狮弄不清楚他到底是公是母——标志性的鹿角都没有哩。他的棕发稍稍显长,张扬地四面乱翘,头顶上一撮呆毛高耸格外显眼。仔细看这小东西身形还不错,穿着白色衬衫,领口处系着简单的结,腰板挺得笔直。若不是下半身是鹿的形态,雷狮还以为他是个皇家骑士,从小就要接受训练的那种。
  他见过身经百战的骑士长,年纪已经不能说是年轻了。骑士长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小鹿的眼睛也是晶莹的绿松石样,阳光似乎可以透进去还可以渗出来。温润,醉人。
  不得不说,小鹿的发育速度惊人。小皇子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换完牙齿,小鹿已经成熟高挑得可以被称为鹿先生了。
  雷狮是雷王星的三皇子,打小就是出了名的聪明机敏,也是出了名的难管教。督导他的老学究换了好几个,每次都是揉腰捏眉唉声叹气,暗地里抱怨这小皇子不长进,却咬牙切齿地也没法把他怎么样。这时候雷狮就舒舒服服靠在皮椅上,跷着腿一副大爷样自顾自翻着他自己喜欢的书,全然没有一点皇子该有的样子。
  其实,说他不长进纯属冤枉。雷狮非常好学,该记住的东西他绝对不会有半分遗漏,也从来都没有在重要的会面场合失过礼数,繁文缛节都被他做得彬彬有礼,透着教养的高贵气息,总是让人很舒服。
  他只是不喜欢无意义的重复和说教,和被各路势力紧紧束缚的感觉。
  鬼才要整天重复那些虚假的皇室礼仪。该给的面子给足了就成,对面的人躬身问安时,指不定哪个时刻在想什么祸害人的东西。
  皇室总是一汪不见底的漩涡,稍有不慎便会被卷进去,沉到深深暗底,再也出不来了。
  这头鹿是他在花园溜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那时,年幼的皇子从挂满紫藤花的大理石长廊中向外望,一眼便望见了矮灌木另一边的鹿先生。
  鹿先生看起来相当悠闲,甚至在雷狮的注视之下张嘴咬了一片玫瑰花瓣。
  鹿似乎天生就有使人想要亲近的魔力。他一举一动都温和得要命,身边总是绕着几只宫墙外飞进来的鸟。于是每次雷狮站在长廊内看到的都是鹿与鸟的追逐游戏。
  雷狮几乎没有看见鹿先生笑过。那双绿眼睛如此温顺平静,若是在这样的绿湖里漾起波浪会有多么好看啊。
  不管处境如何,他可比我快乐多了。
  小皇子心内泛起来一种微妙的酸意。
  同样是被圈在精致的牢笼内,为什么你看起来从来没有过厌烦?
  他看起来这么悠哉。
  他有没有向往过外面的景色呢?
  鹿先生抬起头看到他,居然对他勾起唇角微微笑了起来。
  小皇子撇撇嘴,觉得自己在考虑的问题有点蠢。
  得了吧,看这样子,他好像还不明白自己是被锁在笼子里的呢。

 
  安迷修发现那个孩子已经观察自己很久了。
  老实说,他想不到他会被人抓住并当作礼物送出去,还倒腾了好几回。这次是被人从一个微不闻名的小星球送到了以骁勇善战闻名的雷王星。
  他不理解自己在那些想要得到他的人眼里究竟代表着什么,不过他清楚自己擅长奔跑。以往在那覆满高大植被的星球上他尽可以放开了去跑,身后总追着几只鸟儿,唧唧啾啾的细声会浅浅入耳。停下来了,鸟儿便绕着他上下翩跹,试图栖上他的头顶或是他略抬起的手臂。这让安迷修很快活。
  孩子衣容华贵俏皮,黑发红袍,小小的个子,放在白色大理石当中显眼得很。最吸引他的还是孩子紫水晶样的眸子。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显着冷漠妖冶,嵌在这孩子的眼皮底下,还带了点狂野气息。
  他应该是雷王星的小皇子吧。安迷修这样想。
  与以往不同,这次在雷王星待的时间比在任何星球都要长,在雷王星他还有了自己的名字。安迷修对那位给了他名字的骑士长好感颇丰。被倒腾了好几个星球,他也渐渐明白了反抗这个词在他这种状况下是完全不起作用的。比起逃跑多次无果,懂得如何享受作为“礼物”的待遇才是最聪明的选择。花园作为安置宝物的净土也鲜有人来,安迷修过得安逸且无聊,没有供他奔跑的场地,也没有能追着他跑的小鸟。他无聊到把花园里的花都尝了一遍甚至得出了玫瑰花味道最好的结论。所以,当这个孩子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时候,安迷修感到有点新鲜,而且惊奇。
  真快活啊。安迷修在心底轻轻赞叹。至少,那孩子的行动自由,不会像自己一样,四条细腿明明健康有力,可以跑得带出风,却只能在花园里拘束地踢踏,憋屈得要命。
  被毫不保留地看过几次之后,安迷修终于忍不住微笑着回应他。没想到那孩子瞪了自己一眼就转身离开了,怎么看都有点赌气的意味,反倒把安迷修搞得一愣。
  ......唉,是做错什么了吗?

 
  看到小孩子朝自己跑过来时,安迷修有些意外。甜美的午后时光一直是他最喜欢的,这个午后他刚刚与可爱的黄莺小姐告别,哒哒的脚步声就传过来,他看见了那个观察他很久的小孩子。长廊上的紫藤花瓣早已败落得不见影了,阳光挤进叶隙,孩子闪动的紫瞳在绿瀑中十分吸睛。
  “喂。”
  小家伙抿着嘴,在他面前停住,别扭地打了招呼。安迷修没料到他会主动来找自己,便下意识地唤出心中早就默定的称谓。
  “殿下?”
  “叫我雷狮。”

  安迷修确定他有段时间没见着这孩子了。雷狮来到安迷修面前时手里甚至还拎着本暗红色封皮的书。
  “卧下。”
  小家伙慢吞吞揉着眼睛命令道。稚嫩的童音谈不上有多威严,软软的还带着点温沓。安迷修乖乖蜷肢卧下来给这位小皇子当软垫。雷狮看他一眼,靠着安迷修仰身坐了下去。他看起来倦得很,原本就沉寂的紫眸染上倦怠,像头蔫了精神的小狮子。
  看起来不太愉快呢。安迷修这样想着,垂眼去看小孩子。那本书已经被当作遮阳板搭在了雷狮脸上。底下传来轻微均匀的呼吸声,靠着自己的小脑袋也一动不动。安迷修几乎觉得雷狮已经睡着了。
  书底漏出了柔软的黑色发丝,清风拂来便柔柔地跟着颤动。安迷修被靠着压了许久,肢体有些麻。他忍不住轻轻扭了扭身子,手臂就忽然被人揽住,他听到小家伙闷声闷气地下命令。
  “不准走。”
  孩子的细胳膊揽在他手臂上,小手软软覆在他的手背,安迷修觉出了点暗劲儿正牢牢压制着他的手。再低头去看雷狮,他还是躺在自己身上,搭着书,一动不动。过会儿又极细微地扭动了下,透出点装睡不成的窘迫。
  看着雷狮这个样子,安迷修忽然明白了黄莺小姐的心思。
  有一次她栖停在鹿角上睡了半个下午,翅膀总会时不时地颤,身子不自然地扭。安迷修还担心她是不是做噩梦了,会不会一个晃不稳摔到带刺的玫瑰丛里去。
  此刻的雷狮,像极了那时的黄莺小姐。
  原来是这样啊。
  安迷修会意,微微咧了嘴角。
  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找我。不过,你不准我走,那我便不走了。
  小心思,就这样变成小秘密吧。

  小雷狮觉得已经把自个儿不多的表演天赋全扣在鹿先生身上了。
  天知道他是拿出了多大的勇气去主动亲近从来没了解过的生物。哦,这对年幼的他来说真是一次疯狂的尝试。
  他天性狂烈,可也没到肆无忌惮的地步。雷狮很清楚哪些事情是做不得的。他心里有数。
  花园里的鹿先生永远都那么清澈淡然,可并不疏离。这点若有若无的清冷令年幼的雷狮十分迷恋。
  对上鹿先生的眼睛,他能感觉到安心。鹿先生有一双漂亮明媚的绿瞳,在稍粗的眉线下明汪汪似两眼深泉,纯净得像最好的绿宝石,向人传达着善意的温柔。
  雷狮知道这头鹿是骑士长带回来的,他还特地去找骑士长询问了一切他们所知道的关于鹿先生的事情。
  被倒卖好几回。作为尊贵的礼物送出。乖顺。给他起名为安迷修。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耐心地去了解一样东西。或者说,是这头鹿给了他追逐的欲望吧。
  瞧啊。不论什么时候,这头鹿总是一副淡然的神态,看似温顺善良漠不关心的外表,对于旁人来说不失为一种另类的勾引,能够十分成功地激发他们疯狂追逐猎物的本能。
  雷狮被他吸引了。
  这不自知的精灵,偏偏又能动善跑。是在诱着人追逐他吗。
  安迷修是吧。
  狮子最喜欢,也最擅长狩猎了。

 
  紫藤花败了复开,玫瑰丛几乎消失又重新挺立。遍身穿黄的黄莺和红胸脯的知更鸟飞来一只又一只。一成不变的景色使安迷修感觉时间好像从来没有走过。他觉得时间之神一定偷懒了。
  实属冤枉。克洛诺斯的手指抚摸过他的身体,拔高他的鹿角还为他修好了漂亮的分叉,甚至使安迷修的腿更加修长结实——消逝过去的时间可对他不薄。
  自那次亲密接触之后,小皇子似乎不像以前那样避着自己了。安迷修想起来这个事情还有点开心。
  大概是还没到小孩子窜个儿的年纪,雷狮看起来在这几年内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小小的,还是一样的俏皮华贵。
  哦,如果忽略掉那双越来越深遂的紫色眼睛。确实没什么不一样。
  回想起他们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接触,再看看现在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安迷修又强烈地感觉到时间走得十分尽职尽责了。他默默地祈祷时间之神没有听到他之前的抱怨。
  刚开始接触时,雷狮是有点拘谨的。明明有拘谨的小心思,却刻意地表现从容,反而欲盖弥彰了。
  有点笨拙,却可爱的孩子。
  现在这小家伙居然会吓唬人了。
  最恐怖的一次,是小雷狮抱着设计园艺修建灌木的大剪刀,跑过来挂着一脸阴瘆瘆的笑,说要取了安迷修的鹿角。当然,安迷修明白这只是玩笑,虽然那明晃晃的利刃确实把他吓得够呛。
  侍卫们显然想不到,他们尊贵的三皇子殿下跟别的星球送来的礼物混得熟悉。每次雷狮来找安迷修,安迷修便知道小家伙又和老学究们玩起捉迷藏了。至于结果,从来都是以雷狮主动出现为结局的。他从来没有在花园里见到过其他人。
  当雷狮告诉安迷修他是如何在两个星球的会议上踩桌子拒绝联姻的时候,安迷修恍惚间有了一种时空错乱的荒谬感。
  抬头仔细端详,雷狮,似乎长高一点了,眉眼也磨出了棱角。他已经不是安迷修印象里的小奶团子了。
  听到如此爆料,他脑子里只有两个想法。
  这孩子长大了。
  这孩子越来越大胆了。
  在无数个朦朦胧胧的午憩中,安迷修不止一次地想。
  他的小皇子,是否已经大胆到敢于踮脚窥探皇宫外的世界了呢?
  他安迷修可是不止一次地想过要跑到宫殿外面去啊。
  雷狮身上总透着些软软的奶香,像所有在皇宫里长大的小子一样,从头到脚都散发着皇家独有的甜蜜味道。
  可是,甜腻的爵士饼和国王蛋糕不适合雷狮。安迷修想。他的味道应该更刺激才对,那样张狂,恣意,辛辣得不讲道理,直直往人心底里钻。
  就如同花园不适合雄鹿。花园的玫瑰和百合香气太温顺,安迷修需要的,是丛林中让他浑身都快活的草木味道,不浓烈,却含着十足的野性。迈开长腿往深林处跑,湿润的木皮味儿刺激鼻腔,连打喷嚏都是痛快的。
  要把握自由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了。
  狮子和鹿,都是要奔跑着才能活下去的啊。

  “安迷修。”雷狮松松揽着安迷修的脑袋,指尖摸着已经发硬的鹿角,一路向下插进发丝间轻轻磨蹭。
  “要不要,逃出去?”
  孩子的声音很轻。
  “嗯......?”
  “外面有我喜欢的自由,如果不逃出这个笼子,我永远都得不到它。”
  安迷修跪卧在雷狮面前,脸埋在他的怀里,由着那修长的手指抚弄他的头发。他舒服得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了。
  自由,已经是那么遥远而又充满美好回忆的词语。
  “我说啊,安迷修,在这里关得也够久了。你没想过要逃出去?”
  “想过。”
  他老实回答,并把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看到了自己枕着的孩子的大腿和臂膊。他已经长大了不少,衣着变得简约素淡,身后的红袍随着他跪坐的姿势在草地上拖开一片,浑身都明晃晃地彰显着年轻,有力,如果用在追逐这件事情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两人达成共识。安迷修伸手搭在雷狮的腿上,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安心地闭上眼睛。
  他不仅想过自己可以逃出去,他甚至幻想过他的小皇子也能够逃出去。
  毕竟,这是两个同样渴望着自由的灵魂。